《臨時劫案》電視台花旦如何被看見

今年三部賀歲片,原先最不被看好的,就是看似題材及演員陣容老舊、海報不吸引的《臨時劫案》,沒想到開播後經過口碑加持,聲勢上慢慢跟挾上集餘威的《飯戲攻心2》及以MIRROR掛帥的《盜月者》,票房後勁越來越強,值得欣慰! 電影「反攻」成功,除了因為黑色幽默的故事比想像中有趣及「貼地」,電影意外有「銀河映像」色彩之外,演員表現亦叫人眼前一亮,眾口皆碑的「哨牙郭富城」不用多談,反而想閒聊一下兩名電影稀客,亦是兩位不同世代的大台當家花旦:張可頤及胡定欣。 近廿多年來電視演員轉演電影毫無優勢可言,可是現在港產片正值換血之時,這群曾經受過精準「電視台式演技」訓練的演員,如果運用得宜威力可以超乎想像(看看去年大豐收的《白日之下》),老實說《臨時劫案》兩位的表現亦比想像中搶眼。 張可頤:這次終於ready了嗎? 作為大台的「當家花旦」,張可頤活躍於90年代中後期至2000年代中期,算是大台最後黃金時代的重要人物,畢竟她的電視代表作亦是不少觀眾的集體回憶,例如1997年《難兄難弟》、1999年《茶是故鄉濃》、2003年《九五至尊》及2004年《金枝慾孽》等等,這次《臨時劫案》亦是她與《茶》劇男主角林家楝接近廿五年後的螢幕重逢,對電視迷來說意義非凡。

《臨時劫案》電視台花旦如何被看見
《臨時劫案》電視台花旦如何被看見

用大台理論解讀《白日之下》

通關後低迷的港產片最近又「復活」了,其中以真實新聞事件改編的《白日之下》口碑票房雙贏,為「四字電影」新浪潮注入新活水,坦白說「港產片九運來了系列」原本為《白日之下》而開,可是一路下來卻是最難動筆的一部,因為電影的「矛盾」太多了。 《白日之下》取材甚廣,包括有2015年劍橋護老院虐待院友事件,及2016年康橋之家院長涉嫌性侵院友、大半年內六人離奇死亡事件,而電影則綜合多宗新聞改編而成。只是作為一部以新聞事件為原型的社會派電影,於「寫實」與「戲劇」之間尺度拿揑不定——演員表現與場景還原很寫實,但強行把多宗新聞集合於同一院舍又過於戲劇性,關鍵新聞名場面更有過度煽情之嫌…始終是電影嘛,當然不可能處處求「真實」吧? 只是同樣改編自新聞事件的《正義迴廊》,於奇案與法庭攻防戰之間遊走得宜,相對地批評較少;《白日之下》贏得高票房(截至12月16號已錄得二千萬港幣票房)之餘,同時卻被批有消費長者院舍議題之嫌(石琪、余家強、生死教育—伍桂麟),(照護)業界討論度似乎不及《年少日記》之於學界般高,亦是另一個迷思,不過參加編劇座談會,了解電影由意念構成、資料搜集到落實劇本的過程之後,又對電影的爭議恍然大悟。

用大台理論解讀《白日之下》
用大台理論解讀《白日之下》
大福

有時會分享大小姐的塗鴉網誌的舊文章,還會閒聊影視各種怪現象之外,也開始寫有腦退化的老媽子照顧紀錄。